青岛七旬老人环游世界 收藏4000张车票曾登央视 青岛七旬老人环游世界 收藏4000张车票曾登央视

青岛七旬老人环游世界 收藏4000张车票曾登央视
青岛新闻网8月6日讯(见习记者 韩彤彤 通讯员 周文静)今年四月份,安郁森来到埃及。身为太极爱好者,他面向金字塔,挥起毛笔在宣纸上写下“中华武术”四个大字。别看老爷子今年71岁了,德国、日本、悉尼、意大利……在世界七大洲的版图中,他已经完成了五大洲的旅游“打卡”。家住市北区兴隆路街道安郁森是一位资深旅游发烧友,而他的千里之行却始于一张小小的车票。安郁森:“在以前吃不饱穿不暖的年代,连走遍祖国都不敢想。现在经过70年的发展,祖国富强起来,给了我们好生活,走出国门也变得简单了。”10岁那年,安郁森开始收藏第一张火车票,至今已有4000多张。这些车票记录了购票方式从火车站“摩肩接踵”到网上抢票再到手机端购票,乘车坏境从闷热的绿皮车到舒适整洁的复兴号,乘车时间从长途颠簸到风驰电掣的“中国速度”。数十年来,他和这4000多张火车票一起,见证了时代的进步与发展。4000多张车票,承载着60年的记忆安郁森与火车票的渊源,要从60年前说起。1958年,刚满10岁的他在学校考了“双百”,作为奖励,妈妈答应满足他一个愿望。安郁森从来没坐过火车,便提出想坐一次火车的请求。“一毛八分钱,我母亲狠狠心买了两张到沧口站的票。”老人说,娘俩从青岛火车站买票上车,坐到沧口站下车。“第一次坐火车的感受,我现在还能清楚地记起。那时候是绿皮车,烧煤的那种,夏天特别热,也没有空调,但可以开窗通风。轨道是短轨,火车开起来噼里哐啷的,到下车了我的耳朵还嗡嗡地响。”老人笑呵呵地回忆着。“后来国家有了高铁、动车,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。2010年的时候,我第一次坐上了动车,那是从青岛去潍坊旅游,车又快又稳,有空调非常舒服,和五十年前的感受可是天差地别。现在国家发展好了,生活水平提高了,才让我们普通老百姓想去哪就去哪。”这张1角8分钱的火车票被他仔细地夹在一个笔记本里,舍不得扔,成为他收藏的第一张火车票。1971年10月,安郁森开始从事销售工作后,出差坐火车变成了常事,收藏的火车票也越来越多,从种类上来说就包括了普通车票、站台票、退票、行李票……那些年,他坐着火车跑遍了全中国所有省份,看遍了祖国的大好河山,满是成就感。“每次坐火车去外地,哪儿都可以不去,但一定要去当地旧货市场逛逛,不为别的,就是要看看有没有老火车票。”2010年,他去了趟哈尔滨,在逛旧货市场的时候看见了一张1952年和1953年老车票。这两张车票年代久远,既特殊又珍贵。“我那时心里就一个念头,无论多少钱都要买下来!”这60多年,安郁森已经收藏了4000多张火车票。这其中有2000多张是他自己坐火车得来的,其余的是跟亲戚、朋友要来的,或从其他火车票收藏爱好者那里换来的。拿下车票“之最”,曾登《焦点访谈》“从目前我掌握的信息来看,在火车票的个人收藏中,不论是收藏数量,还是藏品的年代,以及齐全程度,我可能都是那个‘之最’。”说起自己的车票,安郁森滔滔不绝。他平时在家也爱摆弄火车票,目前,已按照年代和类别整理出16本火车票集。在安郁森的收藏中,一张1950年1月3日由张店发往博山的火车票是他收藏的年代最早的车票,这也是新中国第一代火车票,票面价格是3100元。另外一张1958年从上海到芜湖票面价格54200元的火车票是“最贵”的。“不要吃惊,火车票没那么贵,当时新中国刚建立,市面通用的还是旧币,一万元相当于1元,这张车票也就是5.42元。”小小火车票背后也是有历史的,火车票收藏除了年代越久远越珍贵外,还需要有历史印记,能让人一眼看出这张车票所在的年代,比如有些就是特殊年代的产物。另外,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前,一些偏远山区火车站送票不方便,车站就自己印制了一些火车票,规格与通用的火车票完全不同,因为数量稀少,也就成了藏家争相寻找的珍品。“新中国成立后每个年代的火车票都有了,唯一缺的就是1949年的火车票。”对他来说收藏火车票就是在收藏历史“没事的时候翻翻这些火车票,就会想起很多以前的事情。”说着,他从橱中拿出一本10多厘米厚的档案本,第一页贴的是1950年的车票,后面的按照年份顺序排列,每一张都贴满不同年代的火车票。“这个大本子是我整理的一整套建国后的火车票,已经被铁路总公司作为铁路发展的印记扫描存档了。”2014年,安郁森的车票登上了中央电视台的《焦点访谈》。当时,为庆祝春运60周年,中央电视台计划拍摄历年车票演变,但铁路总公司也找不出建国后全套的火车票。最终,他们辗转联系到安郁森,才完成了拍摄。“那期节目在大年初一播的,正好赶上了春运60周年,能够为春运做出点贡献,我也觉得很值得。”旅行不停,收藏不止,誓要走遍七大洲既爱旅行,又爱收集车票。从年轻时候开始,安郁森就不闲着,一有空便买上票来一场“说走就走的旅行”。1981年4月30日,安郁森乘火车去昆明旅游,这张车票他一直保留着;30年后,2011年4月30日,他又选择在同一天故地重游。同一时间、同一条路线,相隔整整三十年的火车票放在一起,让人有了恍如隔世的感觉。“那时候坐的是绿皮车,硬板座,饭得自己带。车票是47块多,我那时候的工资也才50来块钱,我带了4个月的工资去了昆明。2011年我再去时,坐的是空调车,软卧,工资也已经涨到了2000多块钱。这短短几十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那时候想都不敢想。”乘坐三十年后同样路线的火车,重走三十年前的旅程,观看三十年后沿途的变化,让他感慨万千。紧接着,他又拿起一张1976年去上海的火车票。“那年我和妻子旅行结婚,也是坐火车去的上海,旅行结婚在当时还是很前卫哩。”对他而言,这张火车票意义重大,他一直小心保存。2006年7月1日,世界上海拔最高、线路最长、穿越冻土里程最长的高原铁路——青藏铁路全线开通运营,北京、成都、西宁到拉萨对开3列旅客列车。一听到这消息,安郁森坐不住了。那年他58岁,火车要翻过5200米的唐古拉山口,及其容易引发高原反应。周围很多朋友,包括家人都不让他去。但他最终还坐上了火车,从青岛四方站经兰州到达拉萨,再由拉萨经北京回到青岛。“我实在不想错过这趟特殊的列车。”他说。在安郁森收藏的车票中,还有不少国外的车票。德国、法国、意大利、日本……这些至少攒了两大本集票册。数年下来,他早已把国内城市走了个遍。于是,他开始把目光放向世界。这几年,他时不时地,就要去国外“溜一圈”。“世界七大洲,我已经去过五个大洲了,还差南美洲和南极洲。接下来,希望自己能把这两个大洲走完。”安郁森笑着说。

安郁森有一本10多厘米厚的档案本,第一页贴的是1950年的车票,后面的按照年份顺序排列,每一张都贴满不同年代的火车票。
在安郁森收藏的车票中,还有不少国外的车票。德国、法国、意大利、日本……这些至少攒了两大本集票册。
安郁森平时在家也爱摆弄火车票,目前,已按照年代和类别整理出16本火车票集。
除了收集车票,安郁森还收集了各个年代的列车时刻表。
“我想把中国文化、中国武术带到世界各个地方。”在世界七大洲的版图中,安郁森已经去过其中的五大洲。接下来,他想去南美洲和南极洲。
Previous Article
Next Article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